欢迎来到杭州朱纭律师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857171759

  • 106269147@qq.com

  • 浙江 - 杭州 - 西湖区
  • 浙江诚缘律师事务所
  • 文一西路522号西溪科创园3幢1单元101室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说法>>正文

男子开车追小偷致其受伤,小偷起诉赔偿,法院会支持吗?

来源:杭州朱纭律师网 | 作者:朱纭 | 时间:2020/7/21

【案例】 2019年4月的一天凌晨1点多,王某发现家中的摩托车被偷了,在报案后,他开车沿路寻找,看到别人骑着自家摩托车时一脚油门追了上去,逼停了摩托车,但是两车撞到了一起,偷摩托车的孙某受伤。孙某被送往医院后,花去医疗费近2万元。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认定此次交通事故中,王某负主责,孙某负次责。孙某出狱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向王某索赔18万元。

这是一起因追小偷导致伤亡案件,一谈起小偷,人人恨之,甚至有人说打死小偷不应负任何责任,这样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完整,小偷固然可恨,但小偷的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处罚,公民在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下,是不可以动用私刑的,如果基于对小偷的恨而将其打死或打伤,可能触犯刑法,公私财产值得刑法保护,同样,小偷的生命也值得刑法保护,逢事得有个度,否则,可能是好事办成了坏事。以下笔者结合案例,展开讨论。

一审法院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审理认定孙某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共12万多元,王某为保护自己合法财产而对孙某进行追赶导致事故发生,孙某具有明显的重大过错,酌定在交强险赔付外的损失由孙某承担90%的责任,王某承担10%的责任。因此,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孙某损失11.5万元,王某赔偿付某1255元。王某及保险公司均不服判决,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判决存在的问题

● 一审法院只是按一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对该案进行了开庭审理,没有完整评价案件事实,本起案件实际上是因正当防卫而引发的损害赔偿问题。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条 【正当防卫】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条规定,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本案中,王某对于孙某的损害,不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不应判决王某赔偿孙某1225元。

● 保险公司是否有支付或垫付义务

《交强险保险条例》第九条 被保险机动车在本条(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在接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书面通知和医疗机构出具的抢救费用清单后,按照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组织制定的交通事故人员创伤临床诊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进行核实。对于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

.......

(三)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

(四)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

根据《交强险保险条件》第九条第(三)(四)项规定,本案中,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因此,一审法院不应判决由交强险支付孙某11.5万元。

二审法院判决结果

《刑法》第二十条 【正当防卫】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王某发现摩托车被盗后驾车追赶,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并追回自己的合法财产;而孙某驾车逃离的过程,其对王某合法财产的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尚未结束。因此王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正当防卫。王某的行为具有正当性,应当给予肯定和支持,且没有超过必要限度,不构成防卫过当,不具有过错,不应对孙某的损害后果承担民事责任。保险公司同样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可见,二审法院判决结果正确,在这里笔者重点谈一下财产性犯罪正当防卫的认定,除财产性犯罪外,对于其他犯罪行为实施正当防卫,要符合正当防卫的实际条件,即一旦犯罪既遂后,不允许事后防卫,事后防卫不是防卫行为,当然也不可能认定为正当防卫,可能构成过失或故意类犯罪。因为,犯罪行为一旦既遂后,刑法保护的法益已经被侵害,即使将行为人打死或打伤,也不可能使得被侵犯的法益得以复原,如强奸行为一旦既遂,妇女性的自已决定权就已经受到不法侵害,即使将行为人打死,也不可能将妇女被侵害的状态复原,因此,绝对不允许对此类犯罪实施事后防卫。

但是财产类犯罪有例外,对于财产性犯罪,行为人犯罪既遂后,被当场发现,连续追击,直至行为人将财物藏匿至安全处所,均可能其实施正当防卫,夺回被侵犯的财产,使得被侵犯的法益得以复原。表面看来,这种行为为事后防卫,这是由财产类犯罪的属性所决定的,对于财产类犯罪实施事后防卫,能够使被侵犯的法益得以复原,回归到没有被侵犯的状态,这也是刑法保护法益的目的所决定的。

根据《刑法》、《侵权责任法》、《保险法》、《交强险保险条件》规定,本案中,无论是王某还是保险公司,对于孙某的损害均不负赔偿责任。

结语:司法执法只有在明辨是非基础上,兼顾法与情,才能让群众感受到司法的公正、法律的温度和法的权威与尊严。本案中,如果判决王某和保险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无异于鼓励犯罪,使得公民在不法侵害面前,望而却步、不敢挺身而出。本案中,孙某的行为已构成犯罪,对自身的损害后果应自行承担,其要求正当防卫人赔偿违背了社会传统的是非认知和公正理念,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和正当防卫人的合法利益。因此,孙某的赔偿请求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