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杭州朱纭律师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857171759

  • 106269147@qq.com

  • 浙江 - 杭州 - 西湖区
  • 浙江诚缘律师事务所
  • 文一西路522号西溪科创园3幢1单元101室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那些到处撒币的人,哪来的那么多钱?

来源:杭州朱纭律师网 | 作者:朱纭 | 时间:2020/9/14

文/ 大圣


如果想在江湖上混得开,想当龙头老大,光能打还不行,你必须具备一项优良品质,叫做“仗义疏财”。


你看吧,凡是在社会上有点儿地位,有点儿名气的,基本上都这样,不说视金钱如粪土吧,起码是每次吃饭都抢着买单那种:“今天我安排啊,谁也别跟我抢,谁抢我跟谁急,服务员,再来一瓶酒,每人再上两串大腰子!”


他们平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多大点儿事儿,不就是钱嘛,哥哥我啥都缺,就是不缺钱,你记住,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在《水浒传》里,梁山上许多人具备这种优良品质,仗义疏财的例子不胜枚举。其中,被施耐庵老师重点表扬过的有三个人:小旋风柴进、托塔天王晁盖、及时雨宋江。


柴进出身显赫,是后周皇族后裔,当年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柴家顺应民意,主动让出皇位,体现了老一辈皇室的高风亮节,所以,柴家深受朝廷优待,有御赐丹书铁券,后世子孙享有各种特权。


柴进喜欢结交江湖豪杰,喜欢替人平事儿,黑白两道通吃,是当时最大的黑社会保护伞,被誉为“现世孟尝君”,江湖人称“柴大官人”,家财万贯,出手阔绰。


柴进仗义疏财,凭的是实力,有底气,不差钱;


晁盖是郓城县东溪村的保正,职务虽然不高,但你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村级领导贪污过亿的大有人在。


晁盖不但是当地的富户,而且手下养着一帮兄弟,平时舞枪弄棒,打打杀杀,奸顽役户,本县内上下人,没一个不怪他。早年曾只身一人到邻村抢夺青石宝塔,江湖人称“托塔天王”,具有明显的黑社会性质。


晁盖仗义疏财,凭的是义气,是做大哥的本分;


宋江呢?书中交待,宋江家境一般,他父亲宋太公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宋江本人在县衙担任押司,也就是县政府秘书,在办公室管理文件卷宗,替领导写写汇报材料讲话稿啥的,工资收入应该不高。


但奇怪的是,宋江一出场,就四处撒币,包里永远装着银子,一言不合就给钱,江湖人称“及时雨”。当上了梁山寨主后,更是出奇的大方,一掷千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我就看不明白了,宋江仗义疏财凭的是啥?他那么多钱都是从哪来的?



1

  

宋江确实有钱,而且乐善好施。


阎婆惜父亲病故,母女流落郓城,宋江听说后,不但捐了一口棺材,还当场拿出一锭银子:“我再与你银子十两,做使用钱。”让她们操办丧事,安排生活。


在宋朝,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最保守估计,相当于现在的1.5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街上骗子那么多,在双方素昧平生的情况下,宋江根本就没多问,一出手就是一万多块钱:“先拿着用,不够了再说。”


阎婆惜当即眼前一亮,知道遇见有钱人了,死活要嫁给宋江。


那一年,阎婆惜十八岁,正值妙龄,之前曾在东京某娱乐会所做技师,书里用了一大段文字形容她的美貌与风情:


花容袅娜,玉质娉婷。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金莲窄窄,湘裙微露不胜情;玉笋纤纤,翠袖半笼无限意。星眼浑如点漆,酥胸真似截肪。金屋美人离御苑,蕊珠仙子下尘寰。


宋江这个人啊,也是禁不住诱惑,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在县城专门买了一套精装修复式小高层,置办了全套家具家电,将阎婆惜母女安置了下来。


当时的宋江怎么也不会想到,一次偶然的仗义疏财,让他得了一个老婆;更不会想到,正是这个女人,让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老夫少妻,宋江力不从心,终于被绿了,阎婆惜出轨宋江的同事张文远,被发现后,不但不收敛,还用生辰纲的事儿敲诈宋江。宋江一怒之下,杀了阎婆惜,带着兄弟宋清一起,投奔柴进。


在柴大官人府上,宋江与武松结识,二人一见如故,分别之际,宋江叫宋清身边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与武松。穷家富路,拿去路上花。


虽然自己负案在逃,自身难保,但山东及时雨风采依旧,心里始终想着别人,唯独没有他自己,一出手又是十两银子。


在流亡期间,宋江虽然得到了社会上各种黑恶势力的庇护,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最终落入法网,被刺配江州。


在被押解的路上,宋江仗义疏财的大戏再次上演。


病大虫薛永在揭阳镇街头卖艺,表演完了没人给钱,宋江看不下去了,叫道:“教头,我是个犯罪的人,没甚与你,这五两白银,权表薄意,休嫌轻微!”


别人看把戏最多扔一两个铜钱,你一出手就是五两白银,这谁顶得住?两人就此相识,越聊越投机,临走的时候,宋江又取一二十两银子与了薛永。


去服刑的路上还不忘仗义疏财,这种精神,我就问,你感动不感动?


更感人的事迹还在后面。


到了江州,宋江又遇到了李逵,那天李逵因为赌博输红了眼,跑到酒店找老板借钱,老板不给,他就要打人。


当时,犯人宋江正跟狱警戴宗在楼上喝酒,听说这个黑脸大汉是戴宗的小弟,宋江便去身边取出一个十两银子,把与李逵。


李逵拿着钱转身进了赌场,没一会儿又输光了,恼羞成怒,赖账不给,又开始闹事。


宋江听了,大笑道:“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又取出五十两一锭大银对李逵道:“兄弟,你将去使用。”


大家看看,什么叫豪爽,什么叫气派,什么叫大哥风范。李逵后来为啥对宋江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甚至甘愿搭上自己的性命?这就是原因。


总之,宋江在社会底层的人脉关系,几乎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只要是个人物,一见面我就请你喝酒,喝完还不算,再唱个歌捏个脚按个摩洗个澡耍个大宝剑啥的,临走再送你一笔钱,这么够意思的大哥,你们上哪儿去找?能遇见,是做小弟的福分我跟你讲。



2

  

那么问题来了,宋江一个县衙里的刀笔小吏,既没有柴进那样的贵族身份,也没有卢俊义那样的万贯家财,家境甚至不一定有晁村长富裕,哪来的那么多钱四处挥霍?


书中并没有交代,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光靠工资显然是不够的。要知道,北宋时期,县长的月薪大约是30两银子,县长秘书能有多少?


但是,某些要害部门公务员的收入历来是个谜,看工资单,可能还没有卖炊饼的武大郎挣得多,但他们就是有花不完的钱,你服不服?


宋江跟阎婆惜吵架的时候,阎婆惜曾一语道破天机:“做公人的,那个猫儿不吃腥?”


此外,宋江长期与黑社会沆瀣一气,这些人聚在一起,可不光是吃吃喝喝,打打杀杀,背后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利益交换。


比如,以晁盖为首的犯罪团伙智取生辰纲,有关部门迅速行动,经过缜密侦查,晁盖等人已经落入警方的视线,然而,就在抓捕行动开始前,有人走漏了风声,致使案犯全部逃脱。


这个通风报信的人就是宋江。


有付出就有回报,事后,晁盖派赤发鬼刘唐到郓城找到宋江,拿出黄金一百两作为酬谢,一百两就是5000克,按照国内最新黄金交易价格430元/克计算,价值在200万人民币以上。


类似这样的黑色收入,才是宋江的主要经济来源。



当然,生辰纲那次的一百两黄金宋江没要,只象征性拿了一根金条。


为啥没要?宋江说:“你们七个弟兄初到山寨,正要金银使用,宋江家中颇有些过活,且放在你山寨里,等宋江缺少盘缠时,却教兄弟宋清来取。”


这当然都是场面上的话,真正的原因,我估计是嫌少。


晁盖等人抢劫的生辰纲,价值十万贯,一贯相当于一两银子,十万两银子,大概就是1.5亿人民币。


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通风报信,你们才逃过一劫,1,5亿就给我分200万?不如干脆不要,让晁盖欠着我这个人情。


自古成大事者,从不在意眼前的蝇头小利,从不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莫为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不久,宋江在浔阳楼题反诗被抓,按照从重从快的原则,被判处死刑,晁盖、李逵等人在江州劫法场,将宋江带上梁山,晁盖便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


晁盖当时是这样说的:“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是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


凡事皆有因果,当初若是收了那一百两黄金,晁盖未必会为宋江冒死劫法场,也未必会谦让梁山寨主之位。


3

  

从婉拒生辰纲酬谢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宋江深谋远虑,而且,对钱看得很淡,不该收的钱坚决不收,该给别人的钱绝不含糊,仗义疏财,从不吝啬。


等后来坐了梁山第一把交椅,宋江对外撒币又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可以说是挥金如土。


为了让梁山早日实现招安,元宵节前夕,宋江假扮成山东土豪来东京旅游观灯,偷偷找到宋徽宗的情人,白矾楼著名青年技师李师师,想通过这层关系,向朝廷表达梁山儿女渴望为国效力的赤胆忠心。


跟李师师头一次见面,空着手肯定不合适,准备了一点见面礼,让燕青先过去,对白矾楼经理李妈妈说:“山东海僻之地,无甚希罕之物,便有些出产之物,将来也不中意,只教小人先送黄金一百两,权当人事;随后别有罕物,再当拜送。”


翻译一下:俺们山东是海边偏僻的小地方,没啥稀罕东西,土特产倒是有些,煎饼大葱鸭梨螃蟹花甲皮皮虾啥的,怕你看不中,先送上黄金一百两作为见面礼,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李师师人还没见着呢,出手就是200万。


今非昔比,过去花的是自己的钱,打发的都是武松李逵这样的小人物,十两二十两银子不算少了。如今代表的是梁山形象,花的是梁山公款,宋江财大气粗,底气十足,豪迈之情溢于言表。


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最后的结果是,钱花了,事儿没办成。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应该看到,我们终于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这是个人的一小步,却是梁山发展史上的一大步,我们亲眼目睹了大城市的繁华,夜生活的丰富,近距离领略了一代名妓的风采,并在友好的气氛中,与师师共进晚餐,为下一步招安计划的实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坚定了必胜的信心。


总之,不虚此行。



水泊梁山家大业大,每天的开销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梁山将士虽然大多是农民出身,但并没有在山上开垦土地种植庄稼,也早就放弃了捕鱼养虾,仅有的几家饭店年年亏损,经济来源全靠拦路抢劫,打家劫舍,挣点钱并不容易。


宋头领大手大脚惯了,为了招安,这几年请客送礼,上下打点,四处撒币,山寨之中颇有怨言。


有一次喝酒,大家都有点儿喝多了,借着酒劲儿,只见武松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弟兄们的心!”


鲁智深也抱怨说:“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


一时怨声四起。


李逵是宋江的铁杆儿,平时最听宋江的话了,那天也是喝高了,睁圆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只一脚,把桌子踢起,摔做粉碎。


把宋江给气坏了,说啥要杀了李逵:“别人闹就算了,你也跟着起哄,你特么平时糟蹋的钱还少吗?”


众人赶紧劝:“老李喝多了,酒后狂言,您别跟他计较。”


宋江气呼呼地说:“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效力,青史留名,有啥不好的?”


转头又对李逵说:“我手下许多人马,都似你这般无礼,不乱了法度?且看众兄弟之面,寄下你项上一刀,再犯必不轻恕。”


李逵喏喏连声而退,众人皆散。


久,以宋江为首的梁山一百单八将率众接受招安,那面“替天行道”的大旗在瑟瑟秋风中黯然落下。


其时,八百里水泊梁山,烟波浩渺,雁阵惊寒,残阳如血。


- End -